为什么防治新冠5次方案都推荐连花清瘟

2021-07-21 admin 未知
浏览

自去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发布的5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以及20余省市的新冠肺炎诊疗方案都推荐服用中成药连花清瘟胶囊与颗粒。2020年4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连花清瘟胶囊(颗粒)用于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轻型、普通型。为什么连花清瘟会得到大面积的推荐使用呢?这基于连花清瘟的用药特点及其防治新冠的疗效得到了基础研究和临床试验的有效证实。

方舱医院医务人员正准备为新冠肺炎患者派发连花清瘟胶囊。

名方名药对病毒传染性外感热病有普遍治疗作用

中药连花清瘟胶囊(颗粒)运用中医络病理论探讨外感温病及瘟疫传变的规律及治疗,组方以汉代张仲景《伤寒论》中的麻杏石甘汤与清代吴鞠通《温病条辨》中的银翘散为主,汲取明代吴又可《温疫论》治疫证用大黄经验。麻杏石甘汤,宣肺泄热、止咳平喘;银翘散,清瘟解毒、辛凉宣肺。大黄清泄肺热,截断病势。现代药理研究发现,组方具有良好的退热、止咳、抗炎、抗病毒作用。辛凉宣肺与泄热,可以解决患者的发热问题;清肺止咳平喘,可以改善患者的咳嗽不止,呼吸困难;抗炎抗病毒作用可以抑制病毒的复制,抑制系统性炎症反应。所以连花清瘟对感冒、流感、新冠等病毒传染性外感热病具有普遍的治疗效果,都能起到防治作用。

无论是感冒、流感,还是新冠,患者都会出现发热、咳嗽、痰黏不能咳出、咽痛、乏力、肌肉酸痛等这样一个症候群,这都是病毒在人体内繁殖造成的,尤其侵害呼吸道。从中医的角度看,这是风寒或风热外邪侵入人体袭击了肺部。毒邪进入了人体怎么让它尽快排出呢?中药连花清瘟在治感冒、抗流感、防治新冠方面有这样的特点,可以全面清除患者体内毒素。首先,该药可通过发汗、清肺泄热、下排毒火三个途径让体内蓄积的内火及毒素从人体排出,达到根治目的。用药也正是这种布局,薄荷、麻黄微微发汗以发散风寒、风热,让外邪从汗而出;贯众、板蓝根、银花、连翘、石膏等清肺泄热,体内毒火肃清了,全身不适的内在基础就消失了;大黄下排毒火,让体内蕴积的火热、毒素随大便下排而出。连花清瘟另一个特点是应用了红景天。红景天生长在高寒、高海拔地区,可以提高人体抗疲劳、耐缺氧能力,具有增强免疫作用,可以提高抗病康复能力。

抗新冠病毒研究有证据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国内许多专家开展了中医药连花清瘟防治新冠肺炎的基础研究,以翔实的数据说明新冠肺炎可防、可治。

2020年3月,广州呼吸健康研究院、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杨子峰教授课题组题为《连花清瘟对新型冠状病毒具有抗病毒、抗炎作用》的研究论文,被国际期刊《药理学研究》评选为2019-2020年度全球优秀论文奖,此论文也是该期刊评选出的全球唯一关于新冠肺炎研究的优秀论文。该研究发现,连花清瘟能显著抑制新型冠状病毒在细胞中的复制,连花清瘟处理后细胞内病毒颗粒表达显著减少。炎症风暴是机体对病毒、细菌等外界刺激产生的一种过度免疫反应,成为新冠肺炎由轻症向重症和危重症发展的重要节点。连花清瘟能显著抑制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细胞所致的炎症因子TNF-a、IL-6、MCP-1和IP-10的基因过度表达。这项研究揭示了连花清瘟在新冠肺炎中确切疗效的药理学作用基础,证实了连花清瘟通过抑制病毒复制、抑制宿主细胞炎症因子表达,从而发挥抗新冠病毒活性的作用,为连花清瘟治疗COVID-2019的应用提供了实验依据。论文提到,作为一种中药方剂,连花清瘟还对一系列流感病毒具有拮抗作用。

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王林等人利用TCMSP、TCMID数据库和相关文献筛选出连花清瘟的活性成分及靶标。结果显示,筛选后共获得连花清瘟活性成分378个,潜在作用靶点282个,与2019-nCoV共同靶点55个,说明连花清瘟可以确定地作用于新型冠状病毒的靶点达55个,明确了该药对于新冠肺炎具有确切的治疗作用;研究还发现连花清瘟有关键化合物22个,主要有槲皮素、芦荟大黄素、汉黄芩素等,其中槲皮素度值最大,靶点数最多,说明其作用可能最显著。

厦门大学药学院吴彩胜教授联合海军军医大学柴逸峰教授团队研究发现,在人体测得的连花清瘟组分中,大黄酸、连翘苷A、连翘苷I、新绿原酸及其异构体可能发挥抑制新冠病毒的潜在作用。研究成果《基于人体暴露和ACE2生物色谱筛选传统中药连花清瘟胶囊的抗COVID-19药理活性成分》在药学顶级期刊《药学学报》发表。研究团队表示,这是关于连花清瘟人体体内成分的首次全面研究报告。

临床应用有效果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后,连花清瘟被广泛用于临床。2020年武汉疫情期间,连花清瘟被广泛用于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及武汉所有方舱医院患者的救治;湖北省、黑龙江省等许多省市将连花清瘟胶囊/颗粒作为储备用药;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将其作为疫情防控重点保障物资清单中的医疗应急保障物资。

通过大面积的使用,连花清瘟治疗新冠的良好疗效得到了临床研究数据的证实,全国20余家医院共同参与的“中药连花清瘟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前瞻性、随机、对照、多中心临床研究”结果显示,应用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可改善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发热、乏力、咳嗽等临床症状,明显改善肺部CT特征,缩短症状持续时间和治愈时间,提高临床治愈率,缩短核酸转阴时间,在减少转重型比例方面显示出良好趋势。正因为有大量确切的基础实验和临床研究证据,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连花清瘟胶囊(颗粒)用于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轻型、普通型”。

连花清瘟不仅在国内疫情防控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同时为海外疫情防控作出了贡献。柬埔寨卫生部长蒙文兴(MamBunheng)于5月24日探访位于柬埔寨首都金边的PreahAng Duong医院新冠肺炎病区后,接受柬埔寨媒体《金边邮报》(PhnompenhPost)和《高棉时报》(KhmerTimes)采访时表示,新冠疫苗和中药连花清瘟的配合使用为柬埔寨疫情防控作出了重要贡献。他表示,虽然新冠肺炎患者的日新增人数依然居高不下,但重症患者极少,这得益于疫苗接种的推进,以及中药连花清瘟胶囊的使用。蒙文兴表示,连花清瘟可帮助轻症患者从流鼻涕、咳嗽和发烧等症状中迅速康复。“由于在治疗中使用了连花清瘟,新冠肺炎患者病情很快好转,极大降低了重症发生几率。”

津巴布韦最大且最具影响力的日报《先驱报》(Herald)资深编辑哈特雷德·泽内加(HatredZenenga)1月在该报刊文,分享了自己确诊新冠后的经历。泽内加说,正是朋友从中国带回的连花清瘟胶囊,为他带来了希望。“连花清瘟起的作用是决定性的(thegame changer),服药没几天,我的症状就出现了好转。”

菲律宾第二大电视台——GMA电视新闻网2020年8月报道了前曼达卢永市市长、现任大岷发展署署长的本杰明·阿巴罗斯(BenjaminAbalosJr.)服用连花清瘟治疗新冠肺炎的经历。阿巴罗斯在新闻中向记者表示,在新冠核酸检测呈阳性后,他开始出现相关症状,发热伴随着全身疼痛。阿巴罗斯的朋友,菲参议员邦邦·马科斯(BongbongMarcos)及时为他送来了连花清瘟,最终帮助他康复出院。“你知道吗?在服药后的第二天,我就出了很多汗,像是洗了个澡。然后我感觉自己像个超人,关节不疼了,也不发烧了,所有症状都消失了,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阿巴罗斯对着镜头说道,激动和兴奋溢于言表。

哈萨克斯坦著名主持人、企业家迪娜拉·萨赞(DinaraSatzhan)在社交媒体账号分享她使用连花清瘟后的效果。

哈萨克斯坦著名主持人、企业家迪娜拉·萨赞(DinaraSatzhan)则先后两次在她的社交媒体账号向120万粉丝分享了她对连花清瘟的推荐。在去年7月发布的一条视频动态中,她告诉粉丝自己被确诊了新冠肺炎,并正在服用从中国带来的连花清瘟进行治疗:“在服药后的第二天,乏力感减弱了,嗅觉和味觉开始恢复,全身的酸痛也得到了缓解,感觉好多了。”

截至目前,连花清瘟已在20余个国家和地区获得上市许可,并积极布局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国际注册工作,得到了海外许多国家的热捧。

家庭常备有道理

连花清瘟改善发热、咳嗽、咯痰等症状不只是针对新冠肺炎,它对流感、普通感冒具有同样作用,因为连花清瘟的多靶点治疗作用,针对的是发热、咳嗽、痰黏不能咳出、咽痛、乏力、肌肉酸痛这样一个外感热病的症候群,作用机理在于多个靶点协同发挥抗炎、抗病毒、止咳平喘、祛痰、增强机体免疫的作用。

连花清瘟用药具有这样的特点,辛凉解表、发散风热的作用,可以迅速改善患者打喷嚏、流鼻涕的症状;清热解毒、宣泄肺热、止咳平喘的作用,可以消除发热、咽喉疼痛、咳嗽咳痰等症状;提高机体免疫机能的特性,可以促进患者早日痊愈,防止患者病程迁延引发后遗症。连花清瘟之所以能发挥全面治疗的作用,根本在于连花清瘟既能抗炎抗病毒,还能止咳化痰,所以对于感冒、流感,只要早用药,身体就会很快康复。

连花清瘟从2003年进入市场至今,已经获得国家层面20余次方案推荐,从甲型流感、乙型流感、禽流感到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在这十几年我国发生的病毒传染性重大公共卫生事件中,连花清瘟都获得了治疗方案推荐。连花清瘟胶囊的科研成果获得了2011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这都是其他同类药物所不具备的优势。而且,连花清瘟连续9年获评北京晚报读者推荐家庭常备感冒药,连续4年获评中国家庭常备感冒药上榜品牌,连续10年获评中国药店店员推荐率最高品牌。可见,连花清瘟已是家喻户晓的感冒品牌药,不论是新冠肺炎,还是普通感冒、流感,都可以使用,是我们家庭常备、旅途常带的保障药。